媒体:春运打车难促城市管理思维再变革

媒体:春运打车难促城市管理思维再变革

2017年01月24日 09:0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春运打车难促城市管理思维再变革

  陶舜

  春运如火如荼,打车难成为节前出行的一大痛点,在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这几天去机场、车站的道路也出现了一定拥堵状况。春运是一年一度的中国大考,在铁路、航空协同发展已经较好地解决春运长途客运的情况下,怎样打通、打顺城市内部交通,考验社会的自我协调能力,也考验各个城市的管理能力。

  这几天,无论是在各大社交平台还是日常生活中,大量用户都在抱怨:网约车涨价了,乘客需要加金额不等的调度费,才能打到出租车。舆论普遍认为,春运期间一些司机回家早,导致运力下降,但乘客出行需求增加,二者的矛盾导致了打车难。

  商品的价值决定价格,但供求关系会造成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这是市场的逻辑。从数据看,春运打车难与短期内的供需失衡有关。据报道,1月10日之后,某网约车平台在北京的在线司机数量下降近25%,订单需求却上涨30%。传统出租车同样供需失衡,1月20日,上海用户需求最高时是运力的5.8倍。供需如此失衡,价格上涨自然不可避免。上述数据也得到了司机的印证:“相比去年,今年分蛋糕的人少了,订单确实更多。”从劳动价值角度看,临近春节,市场的劳动价值也会水涨船高,在假日期间将达到一个顶峰,其较高的市场回报以牺牲假期为代价,属于市场自发调节的范畴。

  既然春运期间供求关系已经严重影响了网约车的价格,那么消费者最关心的就是如何才能平抑和对冲这种涨价。这就需要准确地回答:为什么司机变少了?春节放假当然是一个原因,在京沪地区,大量的网约车司机是外地人,他们要回家过年。还有必要追问,为什么去年春节前夕类似问题没那么严重?

  中国之声在1月22日的报道中指出,影响供求的因素还有政策原因,新政发布后,网约车数量变得越来越少。2016年底,上海网约车新政落地实施,沪人、沪牌等规定对网约车平台产生了较大影响。按照某网约车平台此前公布的数字,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拥有上海户籍。这意味着90%以上的网约车司机是外地人,他们刚刚尝到一点共享经济的甜头,蛋糕就被端走了。

  网约车管理的户籍准入政策给共享经济戴上了沉重镣铐,户籍成了横在外地司机面前的天堑。我国行政许可法明文要求“不得限制其他地区的个人或者企业到本地区从事生产经营和提供服务”,但在有的城市,管理者仍在固执地排斥外地人。如果这种陈旧的管理思维不改变,市场就很难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城市是人们共同的家园,排斥外地人,对城市经济和文化的影响不可估量。一旦外来务工、服务人员都走了,城市将失去活力,吃穿住用行都会成为困难,供求失衡将触发各个领域一轮又一轮的涨价,本地人的生活成本只会越来越高。对当下中国来说,城市化进程还远远没有结束,排斥外地人融入城市生活,既违背城市化的发展规律,也违背当前的国家大势。

  网络约车平台原本是为了解决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春运打车难回潮,催促管理革故鼎新,拥抱市场的未来。如果年后这一现象还得不到缓解,有必要再次评估管理方法。

 


媒体:春运打车难促城市管理思维再变革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