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难觅文艺片踪影 片方无奈自掏腰包包场

2016年12月04日 06:0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电影《老腔》海报

  北京12月4日电(记者 张曦)12月2日,电影《老腔》在全国上映。然而,制片人李林泓和导演高峰却高兴不起来,几乎“零排片”的现状让他们陷入焦灼。事实上,《老腔》已经不是第一部在市面上难寻踪迹的文艺电影了,前有电影人方励下跪求《百鸟朝凤》排片,后有《路边野餐》只争取到10天上映。这不禁让人发问,中国文艺片的春天在哪里?

  尴尬——

  《老腔》制片人、导演掏钱包场

  为了拍摄电影《老腔》,制片人李林泓辛苦拉来了1000万投资,并抵押了自己的房产。该片曾获得第六届欧洲万像国际电影节优秀原创故事影片、入围2014年第38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世界焦点”单元以及入围第27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周”单元。

《老腔》在排片单上难觅踪迹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截图

  然而影片上映的第一天,看到“零排片”的境况后,李林泓告诉(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我现在哭都不哭出来,已经做好血本无归、倾家荡产的准备。”

  “我真的不理解,不管文艺片还是商业片,院线电影都是商业行为,为什么没有平台放映呢?” 李林泓显得格外无助。该片导演高峰也同样难过,他认为“零排片”是因为院线的不作为,“我很痛心,我也在反思,我花了6年时间拍摄这部反映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电影,为什么会这样呢?”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12月3日,电影《老腔》在排片榜上难觅踪迹。记者查询售票网站发现,这部电影当天在北京仅有一场放映。

  李林泓有些气愤地说:“现在排片完全是我们把朋友凑起来,去院线买7成包场,剩下的票影院售出。”她提到很多人都表示想看《老腔》,但找不到地方买票。

《老腔》导演高峰曾在首映上痛哭

  现象——

  文艺片片方为票房各出奇招

  自掏腰包包场的行为,早前《少女哪吒》曾发生过。当时导演李霄峰曾发文称,自己是利用“众筹反推排片法”才让影院把场次排出来。

  “有些城市或个别影院只有一场排片,却已售卖出大部分座位。这样的场次,是哪吒的友情包场者买下了30个或者40个座位,这个场次才被排出来,余下的座位才获得了被公开销售的权利。我们称之为‘众筹反推排片法’,这还不是战斗吗?”李霄峰在文章里写道。

  事实上,不少文艺片片方都为排片想过各种方法,例如《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利用直播平台为影片宣传造势时突然下跪磕头;《闯入者》导演王小帅写公开信,请求“我的观众,请你挺我”;由青年导演毕赣创作的《路边野餐》干脆改档避开《魔兽世界》等商业大片。

《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曾为排片下跪 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原因——

  60%以上受众平常不看文艺片

  为什么文艺片遭遇这样的困境?

  近日发布的《文艺片创作与市场研究报告》显示,60%以上的受众表示平常不看文艺片或对文艺片无兴趣。总体趋势表现为小众文艺片知晓率低,观影转化率高;知名文艺片作品知晓率、观影转化率均高。

  范伟今年凭借文艺电影《不是问题的问题》摘得金马影帝桂冠,他在接受(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采访时直言文艺电影容易被忽略,“文艺片肯定是不能在意票房,甚至你得有那种被忽略、被冷落的准备。因为文艺片都是拍得比较节制的电影”。

金马影帝范伟也感叹文艺片的不容易

  解决——

  建立艺术院线,差异化放映

  如何让文艺电影在院线被更多观众看到?

    早前,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受访时提到,当下主流商业院线偏同质化,再加上观众群体年轻化,偏娱乐、偏粉丝消费,推进院线差异化建设,显得尤为必要。

  近年来,建立艺术院线的呼声此起彼伏。2012年,“长三角地区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成立,当年5月因加盟影院范围突破长三角地区而更名为“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但坚持几个月后,终因亏损不了了之。“上海艺术电影联盟”于2013 年成立至今依然活跃。

  今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宣告成立。此后,首批覆盖全国的100个影厅将保证每天至少放映三场艺术电影,这一规模在未来还将继续扩大。

  另外,也有媒体建议,应该细分市场,尝试多轮次放映,在影院建设上也可以考虑综合书店、咖啡厅对影院进行多元化的经营探索。

  因此《老腔》制片人李林泓和高峰对未来依旧充满希望,他们希望能有人看到老腔这样的艺术,尤其是在唱老腔的陕西渭南地区,“能让大家感受到民族精神”。(完)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