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父亲与16岁女儿合谋绑架 受审称把孩子害了(图)

负债父亲与16岁女儿合谋绑架 受审称把孩子害了(图)

2017年04月25日 03:48 来源:新京报
 

  父亲带女儿绑架 受审称“把孩子害了”

  负债父亲与16岁女儿合谋绑架女儿的朋友,勒索300万元;受审时后悔“连累了女儿”

庭审中,法警向黄某出示其绑架时用的绳子、布条、胶带等作案工具的证据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庭审中,法警向黄某出示其绑架时用的绳子、布条、胶带等作案工具的证据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昨天上午,被指控涉嫌信用卡诈骗罪和绑架罪的黄某在朝阳法院受审。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黄某为还外债,绑架了自己女儿的朋友,而他16岁的女儿则充当了这起绑架案的“帮凶”。

  因黄某的女儿尚未成年,根据法律规定不公开开庭审理,黄某和女儿分开起诉并受审,其女儿已于日前不公开受审。当庭认罪的黄某庭后表示,他一想到女儿的前程就后悔不已,“是我害了孩子,希望她出来后能忘掉这段黑暗的经历”。

  父亲受审认罪 为女儿开脱责任

  昨日上午,身着黑色T恤、手臂文着图案的黄某被带进法庭受审。据介绍,1980年生的黄某初中文化程度,案发前无业,还曾因犯信用卡诈骗罪受到过处理。此次,黄某被指控信用卡诈骗罪和绑架罪两项罪名。

  据检方指控,去年9月17日凌晨1时许,黄某与其16岁的女儿小丽(化名)预谋后,在朝阳区窑洼湖桥边五彩缤纷歌厅门口,由黄某冒充黑车司机对17岁女孩小沈实施绑架并对其进行殴打、恐吓及电击。

  后黄某驾车先后将小沈带至河北燕郊市诸葛新村小区事先租好的房间、及其原籍山西省运城市解放北路一小区底商实施关押,并向被害人家属索要赎金300万元。同年9月19日小沈成功被解救。

  “绑架罪,认!”庭上黄某几次表达后悔,在回答公诉人问题时,他一概避开女儿,“她什么作用都没起,是我把孩子害了。”

  信用卡犯罪中,黄某被指控帮助他人办理信用卡时,冒领信用卡并透支消费13000元。对此黄某解释说一开始想通过帮办信用卡赚取提成,但急于交房租所以冒领透支。

  称欠债被威胁 决定“干一票”

  “好好改造,早点出来!”庭审结束时,坐在旁听席最后一排黄某60多岁的母亲,朝被带离法庭的儿子大喊了一声,然后捂脸痛哭。

  “我犯罪前有了邪念,想得太少,没想到连累了女儿”,黄某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北京做餐饮生意十余年,一度有六七百万元的资产,还准备回老家开KTV,结果因为结交了不好的朋友、赌期货连带生意亏损,一共赔了上千万,除搭进自己全部积蓄外,还欠了数百万元外债。

  黄某称,案发前他因为无法偿欠债,遭遇人身威胁,于是决定“干一票”还钱,“所有跟我有犯罪想法的人,一定要先想想家人,然后踏踏实实做人”。

  检方建议以绑架罪对黄某量刑10年至13年、信用卡诈骗罪量刑六个月至1年。黄某的辩护人也作了罪轻辩护。

  另据了解,作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小丽在日前受审时表示认罪。检察机关认为女孩未成年,建议法院对女孩从轻减轻处罚。

 昨日,黄某在法庭上受审时流下眼泪,称对不起被自己“拉下水”的女儿。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昨日,黄某在法庭上受审时流下眼泪,称对不起被自己“拉下水”的女儿。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案件将择日宣判。

  - 案情

  父亲“活不下去” 女儿决定帮忙

  16岁的小丽归案后称,父母2001年从山西来京做面点生意,自己从小生活在北京,家庭条件也不错。直到2015年父亲黄某生意失败,和母亲还离了婚,她和小自己4岁的弟弟被分别判给父母,但都一直跟着奶奶生活。

  小丽说,案发前一周,黄某突然问有没有有钱的朋友可以绑架,但被自己拒绝。黄某还翻出了她的微信朋友圈,询问小沈的家庭情况。“我爸爸跟我说你就约她出来就行,别的甭管。”

  案发前一天,黄某再次向小丽提起绑架的事,“爸爸快活不下去了,说你还有弟弟呢!”被说动的小丽决定约出小沈,并和父亲约定相互之间假装不认识。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17岁的被绑架女孩小沈,家庭条件优越。去年夏天,父亲将她送到北京读一个辅导班。学习之余,小沈和朋友经常出入酒吧、KTV等场所,并在酒吧认识了小丽。

  小沈事后回忆说,身高168厘米的小丽一口京腔,两人很快成为微信好友。去年9月16日晚,她们在朝阳区垡头的一家KTV唱歌,之后意犹未尽又准备去工体的酒吧。

  “KTV门口有辆面包车,司机喊打车吗,我看那车特别破,不想打。但当时下雨,就上去了。”小沈说,在车上她打开百度地图后发现,这辆车正在向工体的反方向开去,而且越开越偏僻,司机的解释是还有另一条路去工体。

  10分钟后,司机突然停车,下车开门试图拽她出去,小丽则打开另一侧车门,拉着她就往车外跑。司机转而追上,三个人扭打在一起。“我踹他,小丽在一旁拉架,那司机突然拿出电棍电击我”。

  随后,小沈和小丽一起被带上车,小沈看到小丽被捆绑,还用透明胶粘住嘴,自己也被蒙住双眼捆住手脚,被拉到了河北省燕郊的一个居民楼里。

  女儿看管人质 父亲勒索赎金

  黄某绑架得手后,先让小沈录了段录音:“爸爸妈妈我被绑架了,你们拿钱来赎,千万千万不要报警,否则我就活不了了”。在他询问小沈家庭情况后,临时索要赎金300万。在给小沈蒙上双眼后,黄某让女儿小丽负责看管。

  这时,小沈的父母已经和女儿失联一天,在接到黄某电话后,由于难以分析录音中的声音是否是女儿的,他们一度怀疑会不会是诈骗电话。在和黄某的通话中,小沈的母亲向对方要求“再听听女儿声音”。

  随后,黄某给了小沈一个纸条,让她照着念给父母,告诉他们“千万千万别报警”。

  不过在预感到小沈父母已经报警后,黄某临时决定去山西运城,“那里是老家、地熟,也好躲藏,而且我也不想牵连我女儿。”

  在运城,黄某联系到了自己的现任妻子,并住进了妻子租来开培训班的门脸房。当时被蒙住眼睛的小沈回忆称,她感觉自己被带进一个封闭的空间,揭开了眼罩后,发现一屋子都是桌椅板凳,黄某让他在墙角坐着,看管着她。

  随后警方赶到将黄某控制,成功解救小沈,小丽亦归案。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洋

 


负债父亲与16岁女儿合谋绑架 受审称把孩子害了(图)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