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3个婚托骗数万元 婚介所雇“职业准岳母”

男子被3个婚托骗数万元 婚介所雇“职业准岳母”

2017年03月25日 13:17 来源:武汉晚报
 

  本报记者万凌

  传统“婚托”走出婚介所,潜伏在婚恋网站钓鱼,但行骗手法不变,还是第一次见面、第二次拜会家人,目的就是以收“彩礼”的名义,诱使迫切想结婚的单身人士掏钱。继本报曝光某知名婚恋网站“乱点鸳鸯谱”后,武汉晚报新闻热线陆续接到读者投诉婚恋市场乱象。昨天,洪湖的谢先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被三个不同婚托欺骗的遭遇。

  婚托扮富婆索要万元彩礼

  谢先生今年47岁,有过两段失败的婚姻,所以格外渴望再次找到合适的伴侣。去年7月,他在百合网注册为会员。8月2日,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武汉某婚介所的工作人员,从网上看到他的信息,可以为他介绍对象。当天,谢先生就赶到武广17楼,在这家婚介所交了2000元服务费。红娘立即介绍一名姓陈的中年女子跟他认识。初次见面,谢先生只知道她是黄冈人,租住在江夏,但对方居然表示“愿意马上跟他结婚”,这让谢先生既惊又喜。此后,陈姓女子以买手机和项链为由向谢先生索要1.4万元。

  8月30日,两人约在江夏一家餐馆跟女子的“哥嫂”见面。 “哥嫂”先是对谢先生热情寒暄一番,然后提到老家提亲的“规矩”是:不少于3万元。谢先生当即说,他在武汉打工没有太多积蓄,对方想了想把价码降到2万元。最后,他只拿出了1万元交给对方。

  随后,“哥嫂”面露不悦,先行离开,陈姓女子说第二天会联系他。结果谢先生等了一个月对方都没有现身,他打电话过去女子也不接。气愤的谢先生发短信称自己已经报警,女子才委托“表哥”出面还了1.8万元了结此事。

  去年10月初,又有一名姓罗的中年女子主动联系他,也说是从网上看到他的信息。让谢先生惊讶的是,罗姓女子居然开车来见面,还自称是“做水管安装工程的”。这次,女方借见家人的名义,直接索要1万元彩礼。见谢先生有点迟疑,她还保证事情不成就退钱,“我还差你这么点钱?”结果,罗姓女子也是见了两面就玩消失。今年元月,谢先生再次报警,好在武昌区梅苑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就把这笔钱追回来了。“我在公安系统里看到她的照片了,应该是有前科的。”

  婚介所雇佣职业“准岳母”

  两次遇人不淑,谢先生越发急迫地想找个正经女子结婚。就在罗姓女子失联半个月后,第三名姓刘的中年女子趁虚而入,直截了当地说是从百合网看到他的信息。这次谢先生吸取前两次的教训,先通过短信初步了解对方的情况。见面后,刘姓女子没有过多询问他的经济状况,也没有提彩礼的事情,只说自己想尽早组建家庭,这让谢先生放松了警惕。

  随后,两人商量好在江汉路见女方的“母亲”。刚见面时,谢先生隐隐感觉对方的“母亲”很眼熟,但一时不敢确认。老人似乎对他很满意,问长问短,还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元旦就可以把事情定下来”等话麻痹他。

  这时,刘姓女子趁机表示家里经济状况欠佳,如果有个人能帮衬一下,她愿意马上结婚。谢先生听闻此言,当即掏出事先准备好的8000元钱交给“准丈母娘”,还奉送一条香烟作为给“准岳父”的见面礼。老人当场感动得热泪盈眶。

  本以为这次能成功赢得芳心,接下来刘姓女子却总是以照顾母亲为由不愿意见面。谢先生半信半疑,多次提出到家里探望,都被她以各种理由婉拒。等了一个月,谢先生再也联系不上对方,这才相信自己又上当了。“后来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在武广17楼的那家婚介所见过她‘妈妈’。”

  都说事不过三,这次谢先生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被骗金额不足一万元,他第三次报警后,派出所只做了笔录无法立案。

  网站称并未泄露会员隐私

  昨天,武汉晚报记者在百合网上输入谢先生的手机号和密码成功登录,随便点击几名女会员发来的站内消息,只能看到她们的网名、年龄、居住地、兴趣爱好等信息,并不能获取身份证号、手机号和详细的家庭住址。

  百合安全中心还分门别类地提醒用户谨防诈骗,详解介绍了如丧偶成功人士、酒吧托饭托、花篮托、机票托、借贷诈骗、中奖圈套、高额声讯电话、香港赛马会和仿冒百合网页等行骗招数。

  记者拨通百合网客服专线,工作人员称:不论用户开通哪种级别的会员服务,他们都对其个人信息保密,其他会员必须通过“站内信”的方式,向本人索要手机号,百合网并未泄露会员隐私,更不可能贩卖会员信息给婚介所,不排除是婚托“潜伏”在网站内用非法的途径获取用户信息。

  依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已经构成犯罪,诈骗罪的数额较大以八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为起点。

 


男子被3个婚托骗数万元 婚介所雇“职业准岳母”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