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联赛经营尴尬 球票靠“赠”观众靠“组织”

2016年11月30日 19:51 来源:央广网
分享

  央广网北京11月30日消息(记者张闻)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里约奥运会女排夺冠已过去几个月,当时的激动估计还能回味一阵儿。据说决赛打塞尔维亚电视台收视率达到70%!但如果问您,这么喜欢女排姑娘,她们参加的女排联赛您看过吗?估计很多人的答案都是:没有。

  最近两天,央广记者张闻调查采访了北京、上海、天津等地排球协会负责负责人、联赛赛事运营方体育之窗,了解到奥运会后女排精神的“国民度”虽然达到顶峰,但女排联赛经营情况依然不乐观。有的队伍的主场设在三线城市甚至县城,交通极其不便,联赛主冠名依然“裸奔”,不少地方球票靠“赠”,观众靠“组织”,由于“半职业化”的全运战略,让国内球员转会“基本不可能”,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球员收入和合理回报。奥运会后女排联赛遇冷,如何通过市场化运作让“女排精神”保温?

  今年10月28号,2016-2017赛季女排联赛在上海卢湾体育馆开打,当天可容纳2800人的场地座无虚席,郎平、姚明等体坛巨星领衔开球。中国女排里约奥运会夺冠的余温,让国内联赛似乎沾上热乎气儿。然而风光过后,联赛热度似乎没能如人们预期那样保温。常年跟队采访的上海五星体育记者张亦莹介绍,在赛事资源丰富的大上海,一场女排联赛能吸引到的观众有限,“开幕式那天的票全部出清,不过后面几轮可能上座率只有五成或更少。三四年前,排球场边可能还有4-5家媒体,现在一场比赛就两三家(媒体)。”

  到场媒体人数也从市场角度直白说明了比赛的关注度,而主场设置更是赤裸裸的标记着球队经营的困境。记者在中国女排百度贴吧里找到了一份联赛主场交通票务指南,其中有这样两段类似贯口的球迷攻略:公交k702内环到县政府下车,回走到十字路口左转直走,嘉善县体育馆四门,售票处在游泳馆旁边。成都东站坐121到航空港换乘804路,比赛当天凭身份证,在双流体育中心门口免费领票。

  很难想象刚刚在里约赢得国人集体热捧的排球项目,特别是女排的国内联赛依然处在体育馆难找、观众靠赠票的初级职业化阶段。为此,中国排球协会也在寻求突破,今年他们牵手体育之窗,让后者专门负责联赛商务运营。尽管已落实部分赞助,但依然没能扭转无主冠名商的“裸奔”状态。排球之窗执行总裁高潮表示:“今年在商务运作上没有要求整体冠名,一是运作时间较短,另外排球联赛确实缺乏关注度,企业对于排球的关注不像足球篮球那么高。”

  低关注度、低市场化的直接影响就是从事这项运动的人们无法得到合理回报。有媒体曝国内某顶尖球队平均工资不过8000-10000。经记者核实,尽管这种计算方式稍显笼统,但与中超、CBA球员动辄上千万身价相比,姑娘们的收入确实低的惊人。曾经的奥运冠军成员,现任天津排球运动协会秘书长李珊坦言,排球人明白与足篮比待遇不现实,但现在确实是时候摸索市场化之路了。“辩证看这件事儿,首先足篮受众面确实比排球宽,放眼全世界,足篮运动员收入也远高于排球运动员,这在国际上都有差距。所以排球还是应该符合中国市场这项运动的规律来求发展。”

  什么是市场化?最明显特征是球员自由流动,和运动员形象的包装与商务开发。这两项似乎都有体制瓶颈亟待破茧。譬如,尽管女排联赛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球员转会,但在有着体育局事业单位背景的球队,还需要完成全运会任务,谁能放人?特别是放掉主力?从排协公布的本赛季转会情况看,拥有136个“挂牌”名额的女排联赛中,至今只有5名运动员选择转会。李珊介绍人才流动目前正以教练员为突破口踮着脚尖进行尝试。“目前,教练员开始流动起来,是个比较好的现象,因为以前教练员流动都很困难,现在相当于有了职业化的教练。他以合同制与俱乐部签,但是球员方面,目前还很难。”

  再说回运动员个人形象开发,与个人项目不同,集体项目特别是永远以“人物群像”形象出现的“中国女排”,如何进行商务开发也需要智慧。某俱乐部高层透露,他们甚至没有为队中明星球员谈商务合作的权利,“中国排球协会的华利宝公司的领导和我们要求,国家队球星开发权归他们,不归俱乐部,这样就有些限制。真正有价值的是明星球员,但现在她的权益不在我们,对我们确实是个限制。”

  诚然,人们很难说清,这部分商业权益应该归属国家队、俱乐部还是球员个人,但至少面对新问题,应该有个统一办事儿的规矩,一个靠谱的商业团队,否则谁都想切蛋糕,但又不负责做大蛋糕,最终很可能把一块儿尚未开垦的肥沃土地,搞成了灰色地带。

  今年的女排联赛变了吗?可能也变了,比如时间从3个月拉长为5个月,第二阶段后又开了个转会窗口,引进鹰眼技术等。但在女排里约夺冠的大背景下,品牌的商业潜力却没能吸引资本和观众注意,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