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关键性领域混改将提速 多领域全面开花

2017年02月27日 01: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混改是国企改革重要突破口。”在近日举行的首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上,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再度定调2017混改新目标:要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探索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

  与此同时,地方国企和央企的混改也在提速,纷纷制定相关方案,并将混改列入2017年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可以看到,随着混改不断深化,原本门槛较高的行业正逐步向非国有资本敞开,一场市场化的混改大戏正在上演。

  进程 关键性领域将提速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2月23日举行的首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上表示,2017年国企改革已经进入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关键阶段,要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尽快取得新的进展和突破,混合所有制无疑是本轮改革重要一环。肖亚庆表示,混改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要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探索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要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同时,加大力度全面完成国有企业公司制改革,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探索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

  “下一步的混改,将重点完成国有资本与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外资资本的混合。之所以突出混改,主要是因为其对形成国企市场化经营机制、促进产权多样化等具有‘牵引作用’。”一位权威人士告诉记者。

  新华经参研究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共同发布了《2016国企改革发展年度报告——探索中国特色国企改革之路》(简称“报告”)中指出,为指导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稳步推进,国务院于2015年9月印发了《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国资委于2016年下半年印发了《中央企业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关事项的规定》。至2016年年底已有21个省、市、自治区出台了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国家发改委会同国资委于2016年启动实施第一批部分重要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确定了东航集团、中国联通、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等中央企业列入第一批混改试点,将在引入合格非国有战略投资者、建立市场化激励约束机制和薪酬管理体系、探索实行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完善混合所有制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加强国企党建工作的途径和方式等方面进行先行先试。

  记者了解到,目前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二是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对发展潜力大、成长性好的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投资;三是探索实行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员工持股主要采取增资扩股、出资新设等方式。

  数据显示,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扩大到68%,上市公司的资产、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在中央企业“总盘子”中占比分别达到61.3%、62.8%和76.2%。

  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顶层设计的指导下,各地通过发展公众公司、引入非公资本、开展项目合作、改革基础设施投融资模式等,规范有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记者从多地采访获悉,地方两会近期陆续召开,国企改革成为焦点之一,多个省份将今年视为国企改革的关键年份。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江西、福建、广西、吉林、甘肃、陕西、黑龙江、湖南、河北、内蒙古等省区市,均明确将进一步推进国企改革列为2017年重点工作,国企混改成改革突破口。

  方案 多领域全面开花

  2017年刚开年,混改之风就先在军工领域刮了起来。《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关于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指导意见(试行)》提出26条意见,表示将推动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促进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制定了军工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初步方案,确定了4家试点单位,并在上市公司长安汽车中推行中高管持股试点,为下一步推行股权激励和核心员工持股积累经验。同时,开展军工资产证券化的研究和论证,探索实施汽车产业股权激励计划。

  同时迎来破局的还有铁路领域。1月3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工作会议提出,今年将推进铁路资产资本化经营,研究推进铁路企业债转股,深化铁路股权融资改革,探索铁路资产证券化改革,积极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

  在油气体制改革方案落地在即的大背景下,“两桶油”也加速行动。中石油审议并原则通过《集团公司市场化改革指导意见》《集团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导意见》,中石化表态2017年将全面深化改革,围绕主业发展积极稳妥混合所有制改革。

  国家电网公司和南方电网公司两大电网巨头则不约而同把2017年1号文件给予了“改革”。前者提出,混改将以合资合作、上市为主要形式,以抽水蓄能电站建设、增量配电投资业务放开、产业和金融单位等为重点。后者则表示2017年将积极做好深圳前海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项目。

  而在电信领域,混改也被作为改革突破口。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要求,要争取以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为契机,建立真正市场化的机制。中国电信表示,2017年公司将充分运用多种方式,积极探索混改,率先从智慧家庭、互联网金融、新兴ICT和物联网四领域进行突破。

  在其它领域,央企形式各异的混改也全面开花。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的中粮集团近日表示,今年将力争推进中粮饲料、中粮酒业、中国茶叶3家专业化公司混改。到2018年,争取18家专业化公司全部混改,真正实现引入战略投资,解决体制问题,实现上市发展。

  长城证券分析师甄峰认为,与先前在充分竞争类、小范围开展国企混改不同,2017年混改重点针对垄断行业,全面开花而非散点分布,更易刺激市场神经,引发新一轮国改行情。

  原则 不能用行政取代市场

  在很多试点央企负责人看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混”,要坚持完善公司制度,健全法人治理机制,试点引资规模要达到一定比例,要引入负责任的积极股东,要依照《公司法》严格落实混合所有制企业董事会职权,形成制衡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和治理机制。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范恒山指出,对适宜推进混合所有制的国有企业,在操作上要把握三个原则,稳妥推进。一是把握三因,因地施策、因业施策、因企施策。二是做到三宜,宜独则独,宜控则控,宜参则参。三是实行三不,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盖、不设时间表,遵循市场发展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

  上述报告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单纯的为混而混,而是产业链中产业节点混合,市场化经营机制混合,不同资源禀赋混合,切忌一窝蜂、定比例,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绝不能用行政取代市场。

  随着混合所有制的不断推进,与混合所有制改革密切相关的管资本也成为学者关注的焦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经济学家陈清泰强调,国企改革要科学界定“国有企业”,把握企业转制的方向,现代企业制度是改革的方向,传统国有企业应逐渐向公司制度转型、在条件具备的时候要加速转型,因为与管资本对接的不是传统国有企业,而是混合所有制的股份制公司。未来不是政府机构“如何改进对国有企业的管理”,而是由“管企业”转向“管资本为主”。国有企业的转制就是要由《企业法》规范转向《公司法》调节,政府要摆脱管企业的纠结就要落实管资本为主、推进顶层国有企业的整体改制,从《企业法》变轨到《公司法》,从行政隶属关系转变为股权关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