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于欢故意伤害案细节还原 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成争议

  • 2017年03月27日 05:51 来源:中国青年报
4v5v-a9影院

 

 

  在经历6小时的煎熬后,23岁的于欢拿起水果刀,刺向纠缠许久的催债者。这些“不速之客”最终1死3伤,而于欢本人也因犯故意伤害罪,被聊城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血案之由是母亲苏银霞的债务纠纷:苏银霞此前曾为维持公司生产,借了100万元高利贷,月利息10%,但无力偿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梳理判决、采访有关法律人士发现,在这6小时里,这对母子先被催债者监视——母子走到哪儿,催债者跟到哪儿,连去吃饭也被跟随、看守;后来,母亲被催债者用下体侮辱、脱鞋捂嘴,而在警察介入4分钟即离开他们所在的办公楼之后,纠纷再一次延续。面对无法摆脱催债者的困局,于欢选择了持刀反抗。

  儿子保护受辱的母亲却获无期徒刑,如此结果引起舆论极大关注。日前,于欢已提起上诉。二审代理律师殷清利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们计划3月27日与法院沟通阅卷事宜。

  案发前:母子被催债者“走哪儿跟哪儿”

  血案是2016年4月14日晚上10点多发生的。不过,案发前大约6小时,苏银霞所任法定代表人的山东源大工贸公司大院已不平静。

  据判决认定的公司多名员工证言显示,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大约10名催债人员来到公司办公楼前,“现场乱哄哄的”,有一名年轻女子在大喊大叫,“苏总和对方互骂”。

  这些上门者并非全是债权人。按判决书的说法,他们当中仅有一名1987年出生的女子称借给了苏银霞100万元,这是判决认定苏银霞此次借款的全部数额。据媒体报道,此前一天,母子已把唯一的房子抵押给放贷者,于欢的东西也被拖了出来。

  此次“对阵”没有结果。苏银霞与于欢最终回到一层办公室,催债人员则坐在外边的台阶上。晚上7点左右,催债者在楼前摆起了烧烤炉,一边吃烧烤一边喝酒。

  苏银霞母子去伙房吃饭已是晚上8点多的事情了。当他们走出办公室,两名催债者随后跟上,轮流看着他们。

  “他们往哪里去,我们就安排人跟着。”喊来多名催债者的男子李忠在证言中称,他们讨账时没有打苏银霞母子,但是“骂了他们两句”。

  在于欢姑姑于秀荣的回忆里,苏银霞母子在伙房待了大约1个多小时,此后回到办公室。

  事情的走向很快改变了——在一个名叫杜志浩的男子晚上8点多开车到公司大院之后。他留着小胡子、长头发,身穿白色半袖,是第11名也是最后一名到场的催债者。

  母子遭催债者下体侮辱、打耳光

  多名催债者均出具证言称,他们吃完饭的时候,杜志浩走进了一层办公室。随后,在楼前吃烧烤的催债者全进了楼内,监控显示,这个时间是晚上9点50分。

  苏银霞母子那时还待在办公室内。11个人围着他们,主要与苏银霞对话并要求还钱的,是杜志浩、李忠。

  这场从傍晚开始的催债“闹剧”,终于发展到了顶峰——有公司员工及家属见办公楼“乱哄哄的”,便急忙前往,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发现苏银霞和于欢面前,“有一个人面对他们两个,把裤子脱到臀部下面”。

  脱裤者是杜志浩,判决认定的催债者张书森的证言显示,此时,杜志浩正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到大腿根,把下体露出来,对着苏银霞;杜志浩还把于欢的鞋脱下来,在母子面前晃了一会儿,并扇了于欢一巴掌。

  另有多名催债者也陈述了类似说法,还称杜把鞋往苏银霞脸上捂。他们均表示,杜和苏银霞吵了起来,杜“嘴上带脏字了”“说的话很难听”。

  在20多分钟里,苏银霞母子遭受着下体侮辱、打耳光、言语辱骂。“后期他们相互推搡起来。”如此场面令一同被困的公司员工马金栋感到事情不妙。他跑出办公室,让同事赶紧报警,“他们开始侮辱霞了”。

  监控显示,晚上10点13分,一辆警车到达,民警下车后进入办公楼。

  目击者称于欢被椅子“杵”后反击

  民警进了一层办公室。苏银霞、于欢急忙反映被催债者揍了,催债者则否认。

  多名催债者证言显示,民警当时表示:你们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

  民警并没有在屋内停留太久。监控显示,晚上10点17分,部分人员送民警出了办公楼。这距其进屋处理纠纷刚过去4分钟。

  于欢试图跟民警一同出去,催债者拦住了他,让其坐回屋里。没有民警的办公室再度混乱。

  接触过一审案卷卷宗的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任何一方都证实了,此时催款者确实有动手的行为,“这一点,当事双方都有一致的描述”。

  于欢供称,有个人扣住他的脖子,将他往办公室方向带,“我不愿意动,他们就开始打我了”。

  事后的司法鉴定显示,于欢未构成轻微伤,造成的伤势是:在其左项部可见一横行表皮剥落1.1cm,结痂;右肩部可见多处皮下出血。

  按照催债者么传行的说法,他们当时把于欢“摁在了一个长沙发上”。

  一名公司员工家属则看到,有催债者拿椅子朝于欢杵着,于欢一直后退,退到一桌子跟前。他发现,此时,于的手里多了一把水果刀。

  “我就从桌子上拿刀子朝着他们指了指,说别过来。结果他们过来还是继续打我。”于欢供称,他开始拿刀向围着他的人的肚子上捅。

  么传行回忆,于欢当时说“别过来,都别过来,过来攮死你”,杜志浩往前凑了过去,于欢便朝其正面捅了一下;另有3人也被捅伤。

  催债者急忙跑出了办公室。晚上10点21分,闻讯的民警快速返回办公楼。

  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成最大争议

  经过司法鉴定,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造成死亡,另两名被刺者被鉴定为重伤二级,一名系轻伤二级。

  2016年11月21日,于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罪名成立,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这已是从轻处罚之后的结果。该院给的理由是,被害人一方纠集多人,采取影响企业正常经营秩序、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侮辱谩骂他人的不当方式讨债引发,具有过错。并且,于欢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对于欢“有正当防卫情节、系防卫过当”的律师辩护意见,法院没有采纳。法院认为,虽然于欢当时人身自由权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辱骂和侮辱,但对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于欢与母亲的生命健康权利被侵害的现实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不存在正当防卫意义的不法侵害前提。

  北京刑辩律师王甫认为,“派出所处警”与“非法侵害继续”并不冲突,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处警是否让于欢认为他已经安全。而在本案中,警察离开办公室后,还有人拉于欢坐下,把他往墙角杵,加上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在愤怒和纠缠之下,于欢产生的认知会影响其行为,若仅说“羞辱停止了就不能防卫”也是有问题的。

  在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看来,于欢应当构成正当防卫。需要注意的是,首先,其被讨要的债务系非法债务;其次,于欢遭到了不法侵犯,11个人对其进行“非法拘禁”,甚至用下体对其母亲进行侮辱。

  目前,家属已委托律师上诉。二审代理律师殷清利表示,他们将于3月27日与法院沟通阅卷事宜。

  公司及苏银霞的负债情况严峻

  民警为什么到办公楼4分钟后就离开了?按照判决书认定的说法,于欢的理解是民警“去外面了解情况”,苏银霞则认为民警是“到门厅外边问怎么回事”。此后,母子试图跟民警到门外。

  不过,于秀荣及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民警是准备离开公司,并且发动了车。在公司员工阻拦、僵持的时候,办公室内发生了血案。

  曾有多年从警经历的律师王甫认为,警察的行为是有瑕疵的,“因为警察到场之后,应该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在这个前提之下才开始调查”,而在本案中,警察把被告人、被害人同时留在了现场。

  于欢的二审律师表示,他们准备先起诉派出所不作为的行为。

  判决书写明,两名民警、两名协勤人员分别出具了处警经过和有关情况的说明,民警也用执法记录仪记录了案发当晚的处警情况。目前,警方尚未公布有关视频。

  据媒体报道,苏银霞因涉嫌另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正在接受调查。接近苏银霞的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苏银霞目前尚未被起诉。

  记者注意到,山东源大工贸公司及苏银霞的负债情况同样严峻。

  在血案发生之后,2016年10月,山东源大工贸及苏银霞等被申请人,被法院裁定冻结570万元存款或查封其同等价值的财产;2016年11月,山东源大工贸公司被判决偿还808万元,苏银霞承担连带责任;2016年12月,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苏银霞等人亦被判决偿还他人100万元。

  如何熬过经济困境,与于欢的自由问题一样,摆在了苏银霞一家面前。

  本报北京3月26日电

上篇:习近平参加辽宁代表团审议

下篇: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组织部长李向义逝世 享年90岁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习近平为何要对领导干部设立“对表单”?

  • “近平真是个好后生”

  • 两会前部长主动发声 说了哪些“狠话”?

  • 王毅谈中美关系:正朝积极方向平稳过渡发展

  • 日本记者问朝核问题 李克强赞其普通话讲的很好

  • 新华社评论员: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 人民日报推RAP动画:word两会我做主

  •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 人民日报:2016年有1.7万名党员领导被问责

  • 徐显明被任命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 学习秒答|习近平新年首访:高起点、高站位

  • 习近平的10个妙喻

  • 国家“大账本” 真的很暖心

  • 习主席新年首访 外交成果丰硕国际影响深远

  • 看总理4年政府工作报告如何提升“中国制造”

  •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闭幕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 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哪些实招让老百姓最有“获得感”

  • 教育部党组任命郑强为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

  • 政府工作报告怎么样?基层一线人大代表这样说

  • 张高丽会见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并共同主持中新四个高层合作机制会议

  • 去年辽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处分17855人

  • 俞正声: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紧扣"三医"联动

  • 人大代表赵冬苓:交税必须经过民众同意

  • 杨洁篪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通电话

  • 图解:习近平的扶贫观

  • “习主席瑞士行”漫评④: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天下情怀

  • 今年经济增速目标为何小幅下调?总理这样说!

  • 李克强谈“简政放权”:推进过程中发现名堂可多了

  • 聚焦天长医改:科技助力医改 分级诊疗现代化

  • 李鸿忠主持会议:彻底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

  • 李克强与经济、农业界委员共商国是

  • 宁吉喆:统计法实施条例修改已提交国务院

  • 听中国外长讲大国外交那些事儿

  • 【治国理政新实践·江苏篇】种菜用上物联网 手机刷出新生活

  • 宁吉喆:统计法实施条例修改已提交国务院

  • 中国大使投否决票遭英美围攻 现场脱稿霸气回击

  • 习主席新年首访侧记丨“历史是勇敢者创造的”

  • 3分钟读懂“两高”报告 好看到根本停不下来

  • 习近平画出的最美同心圆

  • 【我与总书记议国是】汇聚科技兴军强大力量

  • 习近平主席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解放军代表团活动纪实

  • 外交部:台当局派人赴美参加就职仪式是自我炒作

  • 张高丽参加河北代表团审议

  •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全面小康道路上的“民生观”述评

  • 人民日报:城镇化不能只重面子 要防止过度城镇化

  • 习近平出席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

  • 检察机关依法对杨振超、郑玉焯、杨鲁豫三案提起公诉

  • 最高检:探索建立重大疑难案侦查机关听取检察机关意见和建议制度

  •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明日首秀 谈银行业支持改革情况

  • 教育部长谈凉山悬崖村:感到非常羞愧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