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赌前妻代办律师授权委托 男子“被负债”27万

好赌前妻代办律师授权委托 男子“被负债”27万

2016年12月07日 11:41 来源:成都商报
 

  年过五旬的谭自立(化名),因为一段短暂的再婚经历,“被负债”52万元,其中27万元由前妻刘玲(化名)代为委托律师通过诉讼而产生。谭自立在得知自己婚前房屋因这笔债务被查封、个人银行卡被冻结时,已经是案件生效进入执行阶段了。

  尽管案件程序被证实存在明显错误,但由于目前此案已过再审申请期限,无直接的法律救济途径,案件仍在正常执行中。如今,谭自立的婚前个人财产面临着随时被执行的尴尬。

  事件:接到执行法官电话 “被负债”27万元

  2015年5月12日,谭自立的前妻刘玲因涉嫌信用卡诈骗被刑拘。同一天,谭自立接到龙泉驿区法院执行局法官的电话,称自己有两笔共计27万元的借款执行案到了法院,需要他到法院配合调查。“我以为遇到骗子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大额的借款!”谭自立坚信一定是骗子的电话,直到执行法官在电话中提到刘玲,他才隐约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她真的给我惹了大麻烦!”

  一切纠葛缘起于2010年9月开始的一段婚姻。2010年9月9日,谭自立与刘玲办理结婚手续,次年儿子出生。“她有正式职业,我们又有了孩子,我一心想着和她好好过。”谭自立介绍,大约一年后,他发现刘玲经常夜出昼归,借值班为名几天不回家,且隔三岔五问自己要钱,说外面欠了款需要偿还。“当时没太引起重视,后来才知道她染上了赌瘾,还与人合伙参与了地下赌博。”谭自立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自己得知这一信息,强烈阻拦刘玲但无济于事,直到2013年4月,刘玲参与投资的赌场被捣毁。

  “多次劝阻无果后,我对她死心了,我们从2013年4月开始分居。”谭自立称,没想到刘玲在分居期间,多次往返澳门赌博并大肆举债,“从单笔1万到17万不等,共计52万,而且把她价值100多万的房屋卖掉,信用卡透支40多万。”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场婚姻会把自己带入债务的泥潭,殃及他的婚前财产。据他统计,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刘玲举债近百万,其中自然人借款52万,银行信用卡40多万,目前自然人借款均已进入司法程序,谭自立均被列为被告,并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被判承担连带责任,其中部分债务进入执行程序。

  调查:调取卷宗发现 自己诉权被律师代理了

  第一次走进法院的谭自立险些晕过去,经系统查询得知,自己已是多起借贷案件的被告,且一直有律师代行办理一切诉讼实务。而这些代表自己应诉的律师,他并不认识,也从未办理过委托手续。

  谭自立事后调查得知,在分居期间,刘玲长期往返澳门参与赌博,且以个人名义向同事朋友借款,无法偿还后,债权人向法院起诉了刘玲及谭自立,其中包括这两笔共计27万的外债。“刘玲从没告诉过我,在她的借款中我也成了被告,且我们持续分居彼此不知道对方行踪。”谭自立称,2013年分居不久后,他向金牛法院起诉离婚,由于刘玲拒不到庭,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直到2016年2月,刘玲犯罪被判刑后,他再次起诉离婚,双方最终达成了离婚协议。“我的房子和车子都是婚前财产,婚后没有共同财产,对于刘玲所欠的外债,他尽最大可能偿还了一部分,从没想到会连累到自己的婚前财产。”他觉得自己非常冤。

  龙泉驿区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4月1日,刘玲向同事万某某借款10万元,借款期限4个月,到期未能偿还。同年4月23日,向朋友秦某借款20万元,在偿还3万元后,未能偿还余款。2014年9月,秦某以刘玲和谭自立夫妇为共同被告向法院起诉。同年12月,万某某也向法院提起了诉讼,也将刘玲和谭自立夫妇作为了共同被告。面对诉讼,刘玲选择了应诉,于2014年11月8日将两案一并委托给四川聚沙律师事务所,由该所律师赖力作为自己和谭自立两人的代理律师应诉,其授权为特别授权。对此,谭自立表示自己自始至终不知情,也未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

  两案分别于2014年12月作出裁判,判决由刘玲、谭自立共同承担偿还责任。刘玲未再上诉,生效后直接进入了执行程序。直到2015年5月,收到执行法官的电话,谭自立才知道自己的两套婚前房屋已经被查封了。

  尴尬:上诉期、再审申请期限均已过 财产随时可能被执行

  眼见着被前妻的高额债务连累成被执行人,谭自立瞬间觉得自己被这段婚姻拖入人生谷底,多次想到轻生,最终在家人朋友的劝导下选择了面对。他在今年3月申请鉴定机构对两份授权委托书上所签的自己名字进行鉴定,鉴定意见显示:日期均为2014年11月8日的两份《授权委托书》复印件上的“谭自立”签名,均不是出自谭自立本人。

  然而,他拿到了证据却面临新的尴尬,因上诉期和再审申请期限均已过,案件无法进入下一个正常的司法救济渠道,自己的财产随时有被执行的可能。据谭自立的代理人、四川顺道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鑫介绍,虽然案件存在明显的程序错误,但由于在整个诉讼过程中,有律师全程参与,案件审理程序在正常推进,目前已经过了上诉期,且已过了6个月再审申请期限,案件已经进入执行程序,在法律上,谭自立的救济途径已经用尽了。

  对于谭自立“被代理”一事,成都商报记者昨日致电联系涉事律师、四川聚沙律师事务所律师赖力,他表示已将相关情况向审理本案的法院进行了说明,他没有义务也不愿意向媒体做更多说明,也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谭自立表示,不排除通过诉讼的方式追究律师事务所的法律责任。

  对于谭自立“被代理”一事,四川顺道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鑫分析称,本案中,涉案律师在未经当事人谭自立授权的情况下,违法代理,直接造成了谭自立的诉讼权利被侵犯,且造成了房屋被查封的后果,根据《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38条的规定,律师违法执业或因过错给当事人造成损失的,由其律师事务所承担赔偿责任,律师事务所赔偿后,可向涉事律师进行追偿。(记者 周茂梅)

 


好赌前妻代办律师授权委托 男子“被负债”27万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