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应征青年身高差1厘米镇武装部放行 领导作检查

2016年11月23日 09:33 来源:中国国防报
分享

  监督权力,扎紧笼子通上电

  ■本报记者 宫玉聪 周建明 特约通讯员 曹修武

  “十八大以前举报电话基本不响,十八大以后响个不停,近两年响声又慢慢变少了。”

  “举报的电话少了,咨询的电话多了;抱怨的电话少了,感谢的电话多了;打招呼的电话少了,发邀请的电话多了。”

  这两年,案头电话响铃次数和通话内容的变化让广东省军区政治部纪检处处长李忠军明显感到:用权从任性随意到严格谨慎,监督从有心无力到举足轻重原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权力清单为“一把手”用权画框框

  “上级监督太远,下级监督太软,同级监督太难。”前几年一个流传甚广的顺口溜生动形象地道出了权力监督缺位乏力的难题。如今,在广东省军区,“一把手们”感触最深的是“在放大镜下用权,手中签字的笔更重了”。今年初,一部为师团主官量身打造的监督办法在这个省军区官兵中引起不小轰动。

  “凡选拔任用干部,征求纪委意见不得少于3个工作日。”“主官不得预留基层敏感事务机动指标,不得暗示或授意机关‘戴帽’下达指标”……翻开《关于加强省军区部队师团主官权力监督若干措施》,记者发现,条条紧盯师团单位主官履职用权情况,42个“不得”、21个“严禁”个个直指权力监督的软肋。

  一张张权力清单给“一把手”用权画上了框框,也为监督找到了靶标,多级发力的制度笼子正越编越密,越编越实。

  上级监督逐步走近身边。打开2016年开通的“军委纪委网”网站,鼠标轻轻一点就能“直通军纪委”实现网上举报。全军财务检查、干部清查、审计监督、纪检巡视轮番进行,所到之处激浊扬清。

  同级监督不再流于形式。在黑龙江省军区召开的团以上党委民主生活会上,两个“批不起来”的师级党委被当场叫停,8个书记不带头展开批评的团级党委被责令重开。

  下级监督渠道开始通畅。在安徽省军区,涉及官兵切实利益的重要事项都要进行公开公示,权力运行走出“暗室”,进入“玻璃房”。

  群众监督也已日益活跃。士兵监督员列席常委会,家长监督员紧盯征兵各环节,家属监督员管好“8小时以外”……

  用权受监督,有权必有责。“工作时间喝酒要受罚”,以前大家不当回事,如今说到做到“动真格”。在措施推出的短短几个月,广东省军区党委先后约谈3个师级单位主官,对2个人武部主官诫勉谈话,释放出越往后对权力监督越严的明确信号。

  “参与地下车库工程改造建设竞标能否给予关照?”面对地方朋友的询问,黑龙江省军区政委王炳跃热情接待,主动介绍工程的规定:报名、评标、投标、评价等19个步骤、6道关口,纪检部门全程参与。工程建设严格规范,最终,王炳跃的朋友未能如愿,但离开时心服口服。

  从拒绝监督、逃避监督到慢慢适应监督,习惯在监督下用权,逐渐形成主动接受监督的政治自觉,广东某预备役师政委王光军感到“很阳光、很磊落、很清爽、很干净、很硬气。”

  抓早抓小抓细,监管直达权力末梢

  “差1厘米也不行。”今年征兵季,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组织应征青年体检初检。两名青年身高比标准差了1厘米。镇武装部和体检医生商议后,同意让他们继续参加其他项目的检查。这一情况很快被曝光,镇武装部领导因此作出深刻检查。

  以往,这种“不起眼”的违规违纪小事在各单位并不少见,很多都已见怪不怪,而如今则成为监督重点“瞄准”的目标。

  “违规开支一元也不能放过。”广东云浮军分区财务助理员陈杨这段时间忙着与发票较真。过去,各县市地方财政拨款经费,在使用管理上存在一些漏洞;如今,这个军分区规定,地方财政拨款统一拨付到军分区账户,各人武部支出经费必须统一到军分区核销,每一张发票都要经过严格把关。

  “选拔士官像选拔军官一样,程序严格、特别正规。”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教导队下士田怀平今年脱颖而出成功套改士官,他这样介绍选拔过程:团里早早对面临套改士官进行严格的素质认证,不符合套改条件、军事素质差的士官直接一票否决;多次召开士官选取专题会议,涉及打招呼、递条子的士官一律不予考虑;政工网上开设纪委监督专栏,设立无记名举报信箱……

  一个名额、一个账号、一张发票……职能部门对权力末梢的监管不再“挂空挡”,从具体事入手抓早抓小抓细,对苗头性问题及时 “亮亮黄牌”“拉拉袖子”,带来的示范效应“微”力尽显。

  在权力运行的关节点和风险点上安装“制度保险”

  黑龙江省军区所属某边防团一名干部没有想到,探亲期间用公务卡一次性购买了4000元的彩票,刚出彩票站,就接到单位纪委打来的警告电话。黑龙江省军区联手5家国有银行研发的监管系统,全时全程精准监控全区所有单位资金账户和公务卡账号,“管不过来、防不及时、查不到位、纠不彻底”成为过去式。

  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民兵张超没有想到,为期10天的高炮分队训练结束第三天就收到了短信提示:个人银行卡收入由区财政局结算划拨的民兵训练补助1000元。训练经费不经过人武部,直接打到每个人账号,堵死了“万能经费”少训多报的漏洞。

  某高炮师原参谋长李基年没有想到,在即将满10年免职前一个月还能得到提升使用,这得益于四川省军区力推的严格规范酝酿、推荐、呈案、上会、监督“五步法”用人程序。

  海南省军区某炮兵团官兵没有想到,他们不用派一兵一卒, 当“包工头”和“搬运工”,就可以省心省力入住新建营区。省军区成立工程办实施全程代建,既杜绝了部队自己承建出现超标准,又避免了“楼房建起来,训练滑下去”的情况。

  干部任免、兵员征集、工程建设、经费使用、物资采购……针对权力运行的关节点和问题易发的风险点,各级职能部门正在紧锣密鼓地安装“制度保险”。用制度来扎紧“钱袋子”、选出“千里马”、筑牢廉政防火墙,从源头上给权力涂上了防腐剂、戴上了“紧箍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