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小夫妻谢绝继续捐款获奖2万:会救助更多人

苦命小夫妻谢绝继续捐款获奖2万:会救助更多人

2016年12月02日 15:36 来源:沈阳晚报
 

  明知妻子看不到,周伟还是将手机中女儿的照片给她看

  新闻回放:

  两个孩子相继夭折,花光积蓄全国寻医。2岁时母亲去世,父亲悲伤致聋哑,爷奶相继离他而去,父亲又患癌去世。11月25日,苦命小夫妻再遇劫难:妊高症妻子突然肝破裂被推进重症监护室,早产女儿只有2.3斤重住进保温箱。每天高昂的治疗费让主人公周伟陷入困境。他的遭遇被朋友圈疯转后,一笔笔善款滚滚而来。面对越来越多的捐款,周伟却开始说不。“妻女前期的治疗费已够,希望大家不要捐款了,谁赚钱都不容易”。

  事件进展:

  在罗尔事件沸沸扬扬之时,同样遭受痛苦的周伟面对捐款,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态度。12月1日上午,阿里公益看到《沈阳晚报》对周伟的报道后,第一时间与本报取得联系,为周伟的做法点赞,并为他颁发“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特别奖”,奖金两万元。

  “这两万元,不仅是对周伟家庭遭遇苦难的同情,更是我们对他这种对金钱的态度的肯定。他是一个有担当的受助人,我们希望他对社会和他人善心那份的呵护和体谅感染更多的人。”对于阿里公益的肯定,周伟表示,他将把这笔奖励作为第一笔妊高症慈善基金,用于将来救助更多的人。

  面对妻子:他选择坚强

  12月1日,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的周伟,悲喜两重天。上午,医生告诉周伟,妻子张娜高烧已退,一切体征趋于好转。然而,五个小时后,CT检查的结果再次让周伟陷入悲痛。肝血肿,极有可能转为肝脓肿;肺水肿,肺部阴影不明。与此同时,妻子的体温再次上升,37℃,37.5℃,38℃,38.5℃。

  14时30分至14时50分,每天仅有的20分钟可进入ICU探望妻子的时间,周伟努力掩饰内心的焦急和心疼,让脸部表情平和,再平和,然后,他微笑着出现在妻子的病床前。妻子仍然插着呼吸机,处于半昏迷状态。“你的状况越来越好了,放心吧,很快就能出院了。”“大家都在祝福我们,你一定会没事儿的。”“女儿现在情况很稳定,你很快就会看到她了,她长得非常可爱。”周伟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里的照片给妻子看。

  其实周伟知道,妻子根本看不到他手机里的照片。但他希望能把这份乐观带给妻子:“我相信她能感受得到。”

  面对捐款:他选择拒收

  回到医院等待区的座椅上,周伟手心里的汗顺着掌纹滴落下来。“太紧张了,惟恐‘演技不精’,怕她感觉到我是在掩饰她的病情,那样她一定会情绪激动,影响治疗。”

  周伟说,从妻子被送进ICU后,他先后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个祝福。有亲人,有朋友,有同学,还有许多陌生人,最远的来自海南和新疆。在周伟看来,这些祝福早已形成一股无声的力量,鞭策着他,鼓舞着他,给他前行的力量。

  得知阿里公益要奖励自己两万元,周伟的脸上并无惊喜。“我已经说了,现在妻子前期治疗的费用已经够了。这钱我不需要,谢谢阿里公益。”周伟说,前一天晚上,他因为担心妻子的病情而彻夜难眠。这期间,他拒收了许多陌生网友的捐款。“和我相比,还有许多人更需要帮助。”

  在周伟的手机上,显示着一条条的拒收信息。最少的50元,最多的1000元。“我感谢所有人的善意,但这钱我真的不能再要了。”

  面对奖金:他选择捐出

  之前,周伟单纯以为,阿里公益给他两万元,只是因为同情其妻女。但当他得知阿里公益给他钱是对他“面对善款敢于说不”态度的肯定时,周伟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因为太多的钱对我来说没有更多的意义,况且比我更需要帮助的人还很多。凡事不可贪心,这是我的准则。”

  对于网上如今炒得沸沸扬扬的罗尔事件,周伟表示,因为忙于照顾妻子,他对此毫不知情。对于罗尔的做法,周伟感到愤怒。“自己能做到的事,却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解决,我绝不会这样做,我相信妻子张娜也不会同意我这样做。”

  周伟表示,他真心感谢阿里公益对他的肯定。如果这笔钱无法拒收,他会将其作为首笔妊高症慈善基金。“张娜因妊高症住进ICU,很少有人关注这个人群,我希望自己能带头成立一个妊高症慈善基金,最好能和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妇产科合作,一起帮助更多的妊高症患者。”周伟说,现在他没有精力了解注册一个慈善基金是一个什么程序,等妻女出院后,他一定会将这件事当成事业去做。“也请大家监督我,我会把每一笔进来和出去的款项清楚透明地告诉大家。”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张晓宁 摄影记者 常晟罡

  阿里巴巴

  天天正能量

  特别奖

  阿里颁奖词

  他连连遭遇生活中的磨难,妊高症妻子被推进重症监护室,早产女儿住进保温箱……尽管如此,面对爱心人士的滚滚而来的捐款,他说“谁赚钱都不容易”,只要自己还有能力,他就要把自己的责任扛起来。

  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联合沈阳晚报奖励周先生两万元,这不是捐助,而是奖励,是奖励他的责任担当,奖励他对社会和他人善心的那份呵护和体谅,奖励他的那份感恩之心。自助者天助之,我们要让这样的人上头条!

  我们鼓励大家互相帮助,我们赞美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但这不等于说我们可以把自己的事情全部推给社会,在爱心的海洋里,我们始终不能忘记的是自己的责任。

  编后

  “我有一双手”

  自助者天助

  周伟做过记者,他本可像文人罗尔一样,用文字去晃动大众的爱心。但,他没写下只言片语,也没动用任何一个媒体人脉。

  “谁挣钱都不易,我有一双手。”31年准孤儿的人生经历,淬炼出了周伟凸出的自立人格。

  他非常推崇同为记者出身的“自助之父”英国人斯迈尔斯,在其所著《自助者天助》一文中说:只有自立的人格力量才能拯救自己。

  这种自立,在与“募捐罗生门”同框之时,立见高下。

  对于财富积累位于社会中层的罗尔而言,他的“3万花销PK270万募捐款”,着实粗暴地消费了他人的善念。我真心不信当事方有任何诈捐本意,但其不够审慎的做法显然已伤害了很多颗善心。

  因为慈善,作为财富的第三次分配,有着维系社会关系的功能。而置于当今通天入地的网络平台上,更足以瞬间致畸社会关系。前一秒,大众因你的伪善涕泪齐飞,下一秒,善心就会因真恶暴露而灰飞烟灭。从而,误伤了下一位真正需要募捐的人。

  当围观者散去,只给真正的公益事业留下满地狼藉。

  如果罗尔的女儿罗一笑小朋友的花费,能通过社会组织与架构解决,就不必调动网友的爱心来帮佣。

  在全球153个国家地区中,中国的捐助指数列147名,仅有11%的人进行捐款,而美国这一数据是88%,但放到个人灾难上的捐助微乎其微,因为个人灾难,可以得到各种社会保障。

  希望等到罗一笑和周伟的女儿安安的孩子出生时,父辈的遭遇早已绝迹。

  同时希望那些善心受伤的人,还能继续向善。因为一个彼此失信的社会,最终必会如一艘破船沉沦,而我们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赵红霞)

 


苦命小夫妻谢绝继续捐款获奖2万:会救助更多人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