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27岁当养母28岁当后妈 47岁已当了4个“妈”

2017年01月23日 04:20 来源:重庆晚报
分享

花姐(左一)夫妇和儿子、儿媳妇

  昨日,47岁的鲜华与丈夫石莲忠早早起床去菜场买菜,他们家要吃团年饭。对于一般家庭来说,团年饭只是家庭成员的团聚,但是对花姐一家来说具有不一般的意义。

  一家6个人

  鲜华一家6人,分别是她和丈夫石莲忠、26岁的大儿子石方麟和媳妇熊莹、19岁的二儿子鲜科、18岁的三儿子石鲜。

  儿子们都叫鲜华妈妈,但对每个孩子来说,妈妈的意义不一样。鲜华是大儿子后妈,大儿媳妇的婆子妈,二儿子的养妈,三儿子的亲妈。对于47岁的鲜华来说,她已经当了4个妈。

  27岁当养母

  把时针拨回到1997年,那时的鲜华27岁,年轻、貌美,在南岸区南坪开了一家茶馆。当年10月,鲜华从茶馆下班,回家路上遇见一个怀里抱着婴儿的女子。女子拦下她说:“姐姐,能不能帮我抱下娃儿,我急着去上个厕所,一会就回来,麻烦你了。”年轻的鲜华没有多想,接下了娃。

  等了20多分钟没见女子回来,怀里的婴儿也开始哭泣起来,鲜华有点着急了,抱着娃儿四处寻找上厕所的女子,却毫无踪迹。又等了一阵,鲜华反应过来,或许遇到了弃婴。

  天色渐晚,年轻的鲜华有点手足无措,只能先把孩子抱回家。一进家门,鲜华的父母看见女儿抱回一个婴儿,也大吃一惊。得知情况后,全家人只能先给孩子喂些奶粉哄睡觉。

  鲜华说:“爸爸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对我说:这娃我们就养了吧。”

  “我也未料到,爸爸会做这样的决定。他是觉得这个娃乖,既然进了我们家的门,就是鲜家的人。如果再把娃送出去,可能会受很多苦。”鲜华对重庆晚报记者说,“当天我们就去了民政部门办了领养手续,给孩子取名鲜科。”

  就这样,单身、年轻、貌美的鲜华早早当起了妈。

  鲜华父亲7年前去世。“爸爸在世时候,对鲜科非常好,当成自己的孙子一样养。”鲜华说。

花姐和丈夫石莲忠

  28岁当后妈

  1997年冬天,鲜华遇到了石莲忠。

  石莲忠,1963年出生,重庆人,在一家单位的伙食团做管理,此前是一家著名大酒店的大厨。与石莲忠认识时,他已经与前妻离婚,独自抚养7岁儿子石方麟。

  “我们在一起耍了半年朋友,突然有一天,潮哥(鲜华对丈夫的爱称)跟我求婚了。我本来觉得,我是一个未婚妈妈,潮哥只是跟我耍,没想到居然跟我求婚了。你晓得,在那个时代,单身妈妈在社会上的压力还是很大的。”鲜华说。

  “我是真的喜欢花姐(石莲忠对妻子的爱称)。那时候我啥都没得,又是离了婚的。她对一个领养的孩子都那么好,我是觉得这样的女人真的好。”潮哥一边笑一边说。

  第二年,两个都有孩子的人结了婚,28岁的鲜华当了后妈。

  29岁当亲妈

  爱情变成了婚姻,现实问题接踵而至,两口子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挣钱。令人意外的是,结婚半年后,鲜华怀孕了。

  这时,家中已有7岁的石方麟、1岁的鲜科两个儿子,肚子里又怀一个,压力不可谓不大。再想到几个孩子以后的教育、养育等花销,更是一件头痛事。

  为了赚钱养孩子,两口子合计,拿出所有积蓄再借7000元,买了一辆奥拓车跑运输。白天两人上班,晚上轮流开车,一跑就是一年。

  “从当初跑运输,到后来开家具店、开宾馆、开茶楼、开洗车场,一直到现在开私房菜馆,目的都是为了把3个孩子养育长大。”鲜华说,“现在开的这家私房菜馆,应该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创业了。”

  鲜华所说的私房菜馆位于南滨路武夷滨江小区,去年10月开业,近200平方米的房子隔成厨房、餐厅、茶室,装修颇有民族风,每个摆饰都十分讲究,可见男女主人用心。“我们做的不是菜,是两口子的情怀。2011年到2014年,我们免费请朋友吃了3年,每天多的时候十几个人,少的时候七八个人。后来,我们想让更多的朋友尝尝我的手艺,于是开了餐馆。”潮哥说。

  重庆晚报记者打听到,餐馆每天只开一桌,周末、寒暑假休息,在吃货圈里名气不小。潮哥说,现在排期已经到了4月份。

  44岁当婆子妈

  3年前,大儿子石方麟结婚了,鲜华当上了婆子妈。

  石方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和妻子开了一家淘宝店,最开始亏得一塌糊涂,回家找妈妈借钱,妈妈要他们写欠条。“起初,妻子觉得很不理解,觉得妈妈对我们太抠门,后来才意识到妈妈的良苦用心。是的,妈妈从小就教育我们要奋斗,要靠自己,失败了就要站起来,从头再来。我为我有这样的母亲感到骄傲。”

  “3个儿子不断催促我们进步”

  “现在大儿子结婚了,二儿子读大学了,小儿子读高中了,我们也该做做自己喜欢的事了。”潮哥说。

  “从1997年到2017年,刚好20年。这20年,可以说是3个儿子不断催促我们进步。”鲜华说。

  鲜华好朋友瞿女士对重庆晚报记者说:“这两口子不差钱,他们的每一分钱都是辛苦挣的。他们教育儿子的方式,也是任何事情靠自己,3个儿子一视同仁,每年寒暑假必须回家打工。”

  鲜华笑着说:“我希望儿子以后都靠自己。小儿子校服100多元,他懂得节约,买的学长二手货。我从来不买奢侈品,不是买不起,是我觉得再有钱都要知道节约。”

  听到重庆晚报记者采访父母,二儿子鲜科打来电话说:“我正在江北区一家商场打工赚生活费,一天120元,另外有提成。有妈妈,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我成年了,就该自己养活自己,虽然经常打工到凌晨一两点才回家,但是我觉得,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挣的,我觉得心安理得。”

  重庆晚报记者 赵璐爽 首席记者 冉文 摄影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