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干部黄群超:来时一粒种子 离时满园硕果

2016年12月08日 18:41 来源:新华网
分享

  新华社杭州12月8日电 题:来时一粒种子,离时满园硕果——追记浙江援疆干部黄群超

  新华记者岳德亮

  离家千万里,他从未说一声苦;忘我工作中,他从未喊一声累。

  去年8月11日晚,由于心脏病突发,浙江省湖州市对口支援新疆阿克苏地区柯坪县指挥部指挥长黄群超倒在了援疆岗位上,生命永远定格在47岁。“湖羊”发展中心、红枣园、红沙河、防风林的白杨树下……黄群超的一半骨灰留在柯坪,洒在了这片他热爱的土地上。

  “既然来援疆,就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全面援疆,群郡响应,之江首当。

  湖州儿女,告别家乡,奔赴柯坪。”

  在湖州市援疆指挥部办公室走廊墙上的这句话,时刻敲打着每一位援疆干部的心灵,激励他们坚守。

  援疆生活是艰苦的,到柯坪则愈加艰苦。这个位于新疆南部、阿克苏地区最西端的小县城,是浙江省对口援疆阿克苏地区条件最艰苦的。

  2013年8月,时任湖州市林业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的黄群超,主动接受党组织挑选,告别江南水乡的生活,来到了这个仅有5万人口的贫困县指导工作。

  在前任干部的努力下,柯坪已有了很大发展,但是这里的产业基础依然薄弱,资源稀缺,连买菜、取款、汇款都得到160多公里外的阿克苏市。

  到任的第一天,黄群超对同事说:“既然来援疆,就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畜牧业是柯坪的支柱产业,却一直难以壮大。黄群超在走访农户时发现,这里的农民养羊习惯放养,在人工繁育上水平不高。“我不会说汉语,有时黄指挥长急了就用手比画。”养殖大户吐尔热·买买提说,黄群超的真诚打动了他,“我们养殖合作社第一次引进了150只湖羊。”

  如今,从黄群超家乡引进的“湖羊”,在柯坪的推广越来越红火。当地的一些农户时常跑到指挥部来要“黄指挥长家乡的羊”。

  “哪怕身体透支,也不让工作欠账”

  从基层林业技术员到领导干部,黄群超并没有多少丰功伟绩,却在平凡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坚守着自己“踏实做人,认真做事”的人生信条。

  1989年,黄群超从浙江林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德清县林业局当林技员。

  那时,德清开展科技人员下乡蹲点。黄群超在林学院老师的指导下,不断摸索早园笋覆盖栽培,研究出竹地覆盖提早出笋技术,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探索了一套新方法。

  之后的几年时间,黄群超以饱满的工作状态从德清县林业局副局长到筏头乡乡长、党委书记,从德清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到湖州市林业局副局长,爱钻研、爱学习的态度从未改变。

  湖州市林业局防火办副主任岳言龙说,文件送给黄群超审签,他都看得特别仔细,一条条逐一弄清楚,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向专业科室的人请教。

  援疆期间,黄群超每天最早到办公室。白天,研究方案、走访调研;晚上,常常加班到深夜;周末也不休息。多少个夜晚,当大家经过援疆指挥部办公室,总能看到黄群超的房间亮着灯。援疆指挥部的同事说,“哪怕身体透支,也不让工作欠账”,是黄群超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援疆干部王冕经常和黄群超一起访农户,“黄群超在调研途中常常错过饭点,就在路边摊上买个馕随便对付。几个月下来,瘦了10公斤,但换来的是对柯坪县情的一线真实材料。”

  “就在黄群超去世前几个小时,许多人都还曾接到过他的电话,内容都是谈工作。同事们感慨万千。

  足印闪耀在青山深处

  得知黄群超去世的消息,家乡的德清县筏头乡佛堂村村民袁建中拿着锅铲的手颤抖起来,“怎么可能?他这么年轻!还记得当年黄书记住在我家,是他提议我办农家乐的,多亏了他。”

  袁建中哭了,一时间居然忘了要给来自己经营的“登仙楼”的游客做饭。

  2001年7月至2004年4月,黄群超在筏头乡工作,历任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乡党委书记、人大主席。多名现任干部说,刚到任时,他就关注村民的生态致富。一位干部说,有一年黄群超来村里和村干部连日巡山调研,晚上就住在村民家里。

  “那时,他就鼓励我们村办农家乐,发展休闲观光经济,还和我们一起设计了不少线路。”已经致富的村民说,在黄群超的指导下,佛堂村还在2003年7月成立了德清葛岭农家乐旅游合作社,成为该县最早的一批抱团合作的农家乐团队。

  在德清县筏头乡有一座名叫后坞的山村,10多年前它还是一个交通不便的村子,如今已经成为环莫干山国际乡村旅游区内的明星村,村里的“洋家乐”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城里人往山里跑。

  “黄书记来了后,就提出要把山路修好。如果不是那条康庄大道,后坞火不起来。”乡干部胡荣良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