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公里的回家骑行路:一路颠簸,坐在车上像跳舞

2017年01月22日 03:27 来源:新京报
分享

  回家 1400公里的骑行

1月18日晚,回到贵州省六枝特区的老家后,牟安虎和妻子李芳一身泥泞。

 

  见到一年多没回来的儿子,牟安虎的老母亲很开心,把饭菜碗筷又重新张罗了起来。他的妻子李芳连雨衣都没来得及脱,就急着跑到房间去看4岁的儿子。可能因为太久没见,孩子还有些“认生”。

  18日晚7时许,经过44小时骑行,牟安虎夫妇终于到达贵州六枝特区的家中。从16日凌晨从广东肇庆出发以来,二人每天骑行12个小时以上,首日更是长达20小时。对他们来说,归途是寒雨冷风、路险人摔、车坏离队,更是急切回家的心。

  “一路颠簸,坐在车上像跳舞”

  当“摩友大军”驶进贵州后,因目的地不同,摩友们相继分开,各走各的返乡路。17日上午,与牟安虎同行的还有3辆车。到了下午,最初10辆摩托车的返乡队伍就只剩他和妻子所骑的一辆车了。

  “不管了,今天跑到哪算哪。”牟安虎停下来休息时说。“离队”后,他将车速提到80迈左右,休息的次数和时长也比前一天少了很多。“不然明天到不了家。”

  到了晚上9时许,牟安虎明显体力不支。此时贵州一直下有小雨,气温低至1摄氏度,路面又湿滑。他停下拿手机导航查看剩余路程时,手抖得厉害。“还有400多公里,明天早点起来继续走吧。”夫妻二人商量。

  牟安虎期待着,能赶回家参加发小的婚礼。“我们毛家寨的结婚习俗是酒席要办两天,第一天预热,把饭菜、瓜果准备好,先请亲戚朋友吃一顿。第二天下午三点举行正式的婚礼。”

1月18日傍晚,贵州省六枝特区,离家乡只有几十公里,骑着摩托车的牟安虎和妻子在故乡的道路上偶遇一队水牛。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因为第一次骑摩托车回家,对路线不熟悉,牟安虎选择了路况较差的县道。18日一早,夫妻俩就从贵州独山县出发,然而,一上午才走了100多公里。

  面对一路上的颠簸,坐在摩托车后面的李芳笑称,“坐在上面就像跳舞一样”。

  “回来啦,以后都不走了”

  傍晚6时,距二人的老家还剩不到10公里。“算了,赶不上婚礼了。先买点东西再回家吧,喜庆一点。”牟安虎把车子停在一边,跑进一家商店买了箱烟花,花了150多元。

  盘山路上雾越来越浓,能见度不到5米,牟安虎整整骑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六枝特区毛家寨的家中。

  他的老母亲正在家门口迎着。牟安虎放下车便跑到母亲面前,说了句“回来啦,以后都不走了。”说罢,两人相视笑了起来。

  终归是没赶上发小的婚礼。牟安虎脱下满是泥土的雨衣外套后,就跑去隔壁发小的家里。“回来晚了,但总得沾沾喜气吧。”牟安虎乐呵呵地说到。知道牟安虎从广东一路骑摩托车回来,脸都没来得及擦,发小边说着“没事没事”,边大把大把地抓喜糖给他。

  在外打工11年,牟安虎打算学点技术,以后在家里搞养殖。

  决定留在家里的主要原因是儿子。“孩子有点害羞,而且语言表达也不是太好,说话不清楚。”他说,孩子出生后就交给老母亲照顾。父子俩每年见面的机会很少,交流也不多。眼看儿子就要上幼儿园,夫妻俩决定回来,一起照顾儿子。

  “虽然条件差一点,但始终还是家里好。”牟安虎站在阳台,抱着儿子说到。

  A08-A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潘佳锟

  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王子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