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乡里干下“五万字”坏事 河北“最牛村主任”获刑

2017年02月24日 05:50 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

  打开院门把水随意泼到门口的土路上,几个人在路边凑在一起嬉笑聊天不用担心地左顾右盼,午后好好在家休息不必再揪心村里大喇叭突然响起“骂街”声……2015年秋天,在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泉邱二村,这些在农村再寻常不过的事儿却具有了里程碑式的的意义:网友称为“最牛村主任”的孟玲芬被抓起来了,村民“谈虎色变”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以权谋私,强取豪夺……2016年8月,定州市人民法院依法以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职务侵占等七项罪名,一审判处泉邱二村原村主任孟玲芬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5万元。孟玲芬随即提起上诉。2016年11月,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恶势力团伙无法无天

  2015年7月25日,时任定州市泉邱二村村主任的孟玲芬以村民孟凡英未交土地承包费为由,将孟凡英种植的法桐等苗木以及100平方米玉簪花苗铲毁。孟凡英打电话向河北电视台某农民维权栏目求助,该栏目记者、摄像师和司机3人来到泉邱二村,到孟凡英的地里录完像后,打算采访该村党支部书记,结果却被孟玲芬带人堵住,记者的手机也被孟抢走。当记者赶到大辛庄镇政府等待处理结果时,孟玲芬一伙人又闯进镇政府,继续殴打记者,并向记者泼洒农药。

  至此,孟玲芬的猖狂行为仍未终止。法院判决书显示,事发当天23时许,孟玲芬因孟凡英找记者报道树苗被毁一事,欲报复孟凡英,便指使人打砸孟凡英家,致使孟凡英家的门窗、院内停放的轿车被损毁。经鉴定,被毁物品价值共计13134元。

  一名村主任竟做出如此疯狂的行为,该殴打记者事件被曝光后,迅速引发舆论关注,孟玲芬被网友称为河北“最牛村主任”。随后,定州市大辛庄镇党委对孟玲芬作出停职反省的决定,定州市公安机关迅速立案侦查。当年8月31日,孟玲芬等主要犯罪嫌疑人被定州市公安机关抓捕归案。公安机关在办案期间发现,孟玲芬在任期间还涉嫌多起案件。

  公安机关查明,自2012年以来,孟玲芬利用泉邱二村村干部身份,组织其丈夫、儿子、弟弟、外甥等家族成员,并纠集社会人员,采用暴力及恐吓手段,进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滥伐林木、敲诈勒索、非法占用农用地、诈骗、职务侵占等多种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孟玲芬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横行乡里、欺压村民,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

  判决书中罗列了孟玲芬更多的恶行:2012年春至2013年夏,她在未办理林木采伐行政许可证的情况下,未经相关部门批准,擅自指使他人砍伐该村集体所有的速生杨树112株;2013年4月,孟玲芬利用担任泉邱二村村务领导小组组长、行使村民委员会主任职权的职务之便,以村民委员会名义,将本村的三亩窑坑地以13万元的价格,承包给他人,孟玲芬收取该款后,未入村委会账目,据为己有;2015年7月,孟玲芬在农村宅基地确权进行土地测量工作中,谎称办理宅基证需缴纳宅基确权费,骗取村民孟英利现金1万元,孟庆忠1.5万元,并据为己有;2015年7月25日,孟玲芬以未缴纳土地承包费为由,指使他人掐断村民刘某家的生活用电,当刘某到邻家接电时,孟玲芬伙同社会人员赶到,并持棍棒殴打刘某,致其受伤……

  2016年8月22日,定州市法院对孟玲芬等13人涉嫌犯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滥伐林木罪、敲诈勒索罪、职务侵占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诈骗罪一案公开进行一审宣判,判处孟玲芬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5万元。其他同案犯分别被判处1年至8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两名犯罪行为轻微的被告人被判处缓刑。

  受压村民敢怒不敢言

  在孟玲芬掌控下的泉邱二村,村民生孩子要罚款,家中死人要罚款,结婚要罚款,盖房也要罚款,乱罚款成为其“管理”村务的“绝招”。村民不交罚款的话,孟玲芬轻则在大喇叭里恶语谩骂、断水断电,重则指使人员棍棒相加。

  记者从河北省公安厅刑侦局获悉,在专案组查办孟玲芬案件时,由于其收取各项罚款时都不给交款户开票、不入账,全部罚款都由她自己掌管,罚款数额只能靠交款户的个人陈述,无其他证据证实。此外,孟玲芬认罪态度不好,对收取罚款数额及人员名单拒不供述,致使其贪污、侵占的款项、数额及去向难以确定。

  民警向村民取证过程中,一度也遇到困难。

  面对公安机关的取证,精神已被孟玲芬完全摧残的泉邱二村村民一开始并不配合。驻村专案组积极做村民工作,打消村民的顾虑,鼓励他们积极举报,踊跃作证。专案组向村民承诺,驻地民警24小时接受村民检举。之后,陆续有村民半夜来反映情况,慢慢地逐渐有村民敢出头主动举报问题,村民开始对专案组给予信任。

  据了解,孟玲芬在村中限制他人自由,利用高音喇叭威胁恐吓骚扰村民,垄断承包该村自来水、强收村民水费。为了省用水的钱,村里街道上尘土再大,她也不许村民洒水泼街,甚至发现谁家洗衣服多用了水也要堵住门谩骂。曾有村民家中办喜事,由于没给孟玲芬“上供”,结婚当天,该村民竟收到了孟送来的花圈。和孟玲芬关系处不好的村民,家中随意被其勒令断水断电……

  值得一提的是,孟玲芬报复心极重,睚眦必报。专案组查明,其坚持将孟凡英的苗木铲毁,起因竟然是20年前两人曾发生过矛盾,这也成为群众忌惮她的主要原因。同时,她又时刻提防别人对她进行“报复”,不许村民聚在一起议论,她的家中从大门到院内要经过数十米长的通道和一个屏障,房门对面安装了全角度高清摄像头。

  当地检察机关指控孟玲芬的犯罪事实达15项之多,定州市法院的一审判决书长达81页、近5万字。“她干了‘5万字’的坏事。”孟玲芬被判后,有评论不惜用上“罄竹难书”一词。

  “即使不是民不聊生,老百姓也被祸害得鸡犬不宁。”主办该案的定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安明亮直言,由于孟玲芬这样的不法村干部在村里猖狂欺压村民,百姓已经从心理上形成了对这些“村霸”的恐惧,在高压下害怕打击报复,不敢轻易举报。

  安排亲戚担任村干部

  在不法村干部的欺压下,村民不敢主动检举,这就需要上级相关部门加强监管,给村干部戴上“紧箍咒”,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2012年4月,孟玲芬被大辛庄镇政府任命为泉邱二村村务领导小组组长,行使村委会主任职权。2015年1月,孟玲芬才经过选举正式担任村委会主任。有村民表示,2012年,孟玲芬想要当村主任,可村民选举通不过,不知道后来怎么镇政府直接任命了;2015年的选举也是徒有形式,孟玲芬指示他人对村民进行威胁、逼迫,并没有召开过全体村民大会,甚至大多数村民并不知情。“当选”为村主任后,孟玲芬还安排多位亲戚担任村干部。

  “个别村支书或村主任靠拳头和恶名,不择手段,将村‘两委’班子变成自己的‘家天下’。”河北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些本应该为村民服务的村官,摇身一变却成为危害乡里的“村霸”,凸显了乡村法治的疲软和相关监管部门的失职。

  “如果不是因为殴打记者而被媒体曝光,这个村主任的恶行什么时候才能得以打击?”孟玲芬被抓后,诸多网友发出这样的评论。事实上,由于目前对农村干部的监督管理工作存在机制不健全、管理不规范、监督力度不够等问题,各级部门对于出现的村干部违法犯罪问题不能及时处理,一定程度上滋长了这些问题村干部的腐败及违法犯罪行为。

  据了解,2017年,河北省打黑办共确定了7类重点打击对象,着重提出要打击破坏农村治安秩序,侵吞农村集体财产,欺压、残害百姓,通过“霸选”“骗选”“贿选”等方式干扰农村基层选举,把持农村基层政权的“黑村官”和宗族恶势力。

  “只有法治的阳光照进乡村的每一个角落,才能消除‘村霸’生存的土壤与空间。”安明亮说。□ 本报记者 周宵鹏

分享